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代理商违规不止 支付机构“外包殇”何解
线下收单中,支付机构和外包代理商一直被业内称为“利益共生体”。一方面,外包商卖力为支付机构推销产品,为后者业务发展“献力献策”;但另一方面,也有外包商为追求利润剑走偏锋,让不少支付机构“连吃罚单”。近日,读者李一(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提到,有外包商频繁向他推销“套现升级”的POS机产品。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收单外包市场违规不止,与支付机构疏于管控有关,有个别支付机构纵容甚至出现合谋情形,引发的一系列行业乱象,值得关注。
图片上传中...
POS机套现升级
代理商卖力推广
“您这边有刷POS机的需求吗?可以给您免费办理体验”“这是一款升级POS机,除了信用卡刷卡外,还支持多个借贷平台套现”“办理POS机周转资金,不需要提供任何资料”……近日,北京商报记者接到一名POS机代理推销人员的电话,对方卖力推销该产品,并通过“免费办理”“低费率”“无需门槛”等口号吸引用户办理。
据该推销人员介绍,目前,该款POS机可解决用户资金周转问题,机器没有押金、没有冻结款,只需要承担套现手续费即可。其中,扫码套现费率为0.38%,刷卡则为0.55%,例如刷1万元,手续费为55元。“整个操作过程和信用卡透支是一样的,可以直接提现到储蓄卡。”该人员补充道。
前述推销人员所介绍的POS机,是持牌支付机构国通星驿旗下的产品,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目前有多家代理商均在推广这类“套现升级”的POS机,主打资金周转,可支持多个借贷产品套现或扫码支取,而背后对接的支付机构,除了国通星驿外,还包括海科融通等支付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信用卡套现涉嫌违法行为,使用POS机套现犯罪亦量刑明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曾明确规定,使用POS机等方法,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现金退货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现金,情节严重的,应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为了躲避资金监测,代理商推销人员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了一系列“商户申请”流程及“养卡小技巧”,其中包括“每次刷卡不能超过总额度的30%,不能老是刷整数、刷卡尾号不能老是0、6、8、9”,以及“每次刷卡间隔4小时以上”等。
针对代理商的一系列违规推销行为,支付机构是否知情?代理商展业是否有专业培训、风险告知?展业违规后又有何进一步整改措施?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向国通星驿、海科融通等机构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后者未给出进一步回应。
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商户身份识别、移动POS机布放方面,很多线下收单机构都存在一定问题,主要是因为线下收单商户相对比较复杂且数据巨大,以及整体风控实施难度较大等痛点所致。
“不过,根源还是因为现在支付利润太低,商户相对来说又比较少,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也导致这种通道费、支付服务费用很低,代理商在利润薄的情况下,从而去扩展灰色业务,例如套现这类产业链去生存。事实上,现在不仅是代理商,很多收单支付机构也在依靠灰色产业赚钱。”王蓬博坦言道。
支付管控“缺位”
外包市场鱼龙混杂
根据国通星驿官网介绍,申请成为国通星驿收单代理商,需要合作商准备资质材料,包括《营业执照》《企业机构代码》《税务登记证》等,联系专员洽谈后,进一步签署加盟合作协议,并开展专业培训辅导。
从官方介绍来看,支付机构会对外包商进行系列培训,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
近两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多家代理商发现,要成为国通星驿POS机代理商门槛并不高,仅需要身份证资料,缴纳每台POS机对应的299元押金即可。
“你可以通过挂靠我们的方式,作为二级代理推销POS机。”2月9日,与国通星驿合作的一级代理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要申请POS机,只需要加他微信提供身份证材料、交纳POS机押金即可,后续公司将会通过邮寄的方式将POS机给至二级代理商,3个月内每台POS机刷够10000元就可退还押金。
谈到二级代理是否需要对商户进行审核、是否需要接受培训、是否需要签署合同、是否需要营业执照等资料时,对方均称不需要;在记者问及用户进行POS机套现是否涉及违法行为时,对方也连连否认,并称一切都是合规业务。
而这类情况在支付行业并不新鲜。就在2月7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风险提示称,经举报调查发现,部分收单机构对拓展的特约商户管理不够到位,存在错误设置特约商户行业类别码、签购单显示信息与事实不符、上送商户受理地区位置信息与机具实际布放地不符等违规行为。其中就包括对特约商户入网审核不严格、对特约商户巡检不到位等风险漏洞。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POS机套现违规行为频现,代理商违规展业不止,支付机构在其中亦有责任。
正如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指出,支付机构代理商违规展业乱象不止,一是因为代理商作为合作外包公司,并非持牌机构,相应的约束手段主要为自律性约束,因此目前市场仍处于鱼龙混杂的状态;二是支付机构管控不严,甚至不乏纵容甚至合谋情形。
王蓬博同样认为,代理商层层外包、业务开展不规范,实则是收单行业存在的通病,具体表现为合规制度不完善、特约商户落实不到位以及风控水平薄弱等,其中的原因既有机构自身的重视程度不够、人员管理松散,也有外部环境竞争压力下催生的铤而走险之心。
外包商“失控”
支付机构频遭罚
值得一提的是,代理外包商“失控”后,已有多家支付机构“连栽跟头”。
据央行近期披露,国通星驿因存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存储银行卡敏感信息、未按规定存放客户备付金等12项违规行为,央行福建中心支行给予其警告并处以6971万元罚款,相关责任人合计处以45万元罚款,共计被罚没7016万元。
此外,一周之内被曝多张罚单的现代支付也是其中一例。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从最新公布的罚单来看,现代支付违规事由主要包括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违反商户管理规定、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针对被罚原因,现代支付未向北京商报记者做出回应,不过,从多个信息可窥出,背后或与支付机构层层外包、管理不严有关。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现代支付近两年陷入了与外包商的法律纠纷,其中就提到了代理商名下商户违规将POS机移至澳门交易使用从而被银联罚款40万元的案例。此外,早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期间,央行曾点名现代支付在外包业务时出现了多个问题,其中就包括收单业务层层转包、违规为其他机构开放交易接口等。
针对现代支付收单外包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向该公司进行采访,但同样未获得回应。
事实上,在第三方支付行业,因外包商、收单违规等问题被罚的支付机构不少。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央行开出的罚单中,有43张涉及到收单违规问题,被罚金额高达1.77亿元,其中罚单直指支付机构违规与外包机构开展合作问题。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确实有不少代理商为促业务游走在灰色地界,甚至通过非法资金结算为其他违法犯罪提供服务等,而代理商违规后,被罚的往往是支付机构。
支付机构与外包代理商是一种商业合作关系,此前,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曾颁布《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并上线外包收单登记备案系统,旨在改变过往收单外包服务机构的无序发展局面,从及时性、准确性等方面提升整体管理效率。
不过,目前收单外包市场仍然乱象不止,苏筱芮认为,此现象既能说明外包收单领域牵扯范围广、管理难度大,也说明支付机构的合规工作尚不到位,甚至存在合规意识淡薄、抱有侥幸心理等情形。
“一方面,支付机构在商户、用户的实名制认证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被不法分子以虚假身份蒙混过关;另一方面,支付机构在资金流向监测、事中预警等方面有所缺漏,被不法分子利用后从事不法资金的转移。”苏筱芮补充道。
厘清双方权责
支付外包仍待规范
代理商违规展业,监管罚单不止,“连栽跟头”的中小支付机构们,后续如何治好“外包殇”?
苏筱芮认为,中小支付机构需积极遵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等提出的合规要求,在合作机构方面提升甄选能力,对于存在“劣迹前科”的外包代理商保持一定的谨慎性,此外还要在展业前厘清双方权责,从制度、协议等方面提出对合作方的规范要求。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称,部分收单机构在特约商户管理方面存在风险漏洞,后续,各收单机构应严格执行《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银行卡收单业务风险管理指引》等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及相关自律制度,准确设置特约商户交易信息,加强特约商户巡检,妥善处理相关投诉。
“支付机构面对的客户众多,特别是中小微商户还有个人用户,会涉及到包括信息流、资金流等多方面的信息。”王蓬博认为,支付机构与代理商实则是利益共同体,后续,支付机构在这一前提下,要厘清哪些服务是可以交给服务商的业务,例如码牌、POS机地推之类可以,但是包括信息流、资金流等核心业务,必须在自己的企业内流转,同时,支付机构要有自己的系统,熟知商户情况,自身技术要跟上数字化浪潮。
“支付行业今后仍将保持强监管。”王蓬博称,支付是个重资产行业,机构入场后要开发系统,把各类接口打通,同时线下也要大量人力维护,更重要的是支付机构背后接入的生态很复杂,到后期还需要各类金融产品与支付联动,因此,也建议机构尽早构筑自己的护城河,接触真实商户,依托线下实体商户,大力拓展金融科技产品,通过两端挖潜的方式驱动。

其他新闻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353-12369988
公司名称恒打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山西 阳泉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恒打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恒打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353-12369988  公司地址山西 阳泉